晓木南

【盾铁】成熟人士的爱情故事

第三章    小红母鸡的焦糖布丁
  Loki不止一次说过他讨厌Thor。如果可以的话他可以给出讨厌Thor的一千个理由。但只要Loki能从Thor那里得到一点点关怀和感动,Loki的心就会该死的动摇。这就是第一千零一个理由。
————————————————————————
    Loki从不是Thor的弟弟。
    “他当然不是啦,他是我的小天使!”Thor大声回答道,心里还有些莫名其妙。
    哦..当时他老弟听到这话吓的都吐奶了。
   
   Loki刚到odinson家的时候还是个摇篮小豆丁,你想想看:一个胖乎乎粉嘟嘟的黑发小宝贝安安静静的窝在小床上。你肯定也觉得是见到了天使。
    Thor对他的弟弟满意的不得了,他每天都会和小豆丁说早晚安,只要一有空就会趴在摇篮边上一直看着他可爱的弟弟,拼命做鬼脸来逗他笑。
   Thor听不懂长辈们对小Loki的指指点点,也不懂他老爸老妈的忧愁。他只知道他会有一个超可爱的弟弟,他会跟我一起长大。
   Thor望着小小Loki,很开心的笑了起来。他想伸手摸一下那个柔软的脸蛋,于是努力踮起脚尖伸长手臂——小Loki伸手轻轻抓住了他的手指。哇...他的手好小好软啊。
    阳光明媚的午后,纽约的春天总是能让人发现令人心醉的风景。在那个小小的婴儿房里,Thor和Loki第一次触碰的样子也是那么让人心醉。
    “你永远会是我的最爱。”Thor回握住小手,轻轻的说道。

    “我跟Thor.odinson并不熟。”黑发青年烦躁的松开领结,转身把大衣挂在壁挂上,“所以不要再妄想通过我来勾搭他,你应该自己亲自登门拜访。”
   那头的人明显有些尴尬:“哦抱歉,我以为你们都姓odinson所以....”
   “没别的事我挂了,下班不谈公事见谅。”啧,Loki觉得自己的忍耐程度最近长进了不少,早知道就不买那小矮子的人情了。
    这边的电话才挂断,那头Thor的来电就来了,讲真的Loki不是很想接他老哥的电话:“我只有五分钟,长话短说。”
    “额...好吧,那个晚宴老爹说你一定要来,你在投行还是在家?我现在去接你。”
   “我晚上得去见导师,能不能....”
   Loki话都说完就听见那头Thor略开心的打断他说:“你的导师是Charles.Xavier吗?他今晚也会来的!拜托了Loki...我们都两个月没见了,我很想你...”
   不用见面Loki都能看到一双狗狗眼委屈巴巴看着他的Thor正在试图讨好他的样子。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自己想见他,Loki凝神静气的思考如何继续拒绝Thor,结果话到嘴边却变成了:“晚上7我会到家,现在我没空。”
   “哦!那好的,你想吃小红母鸡的焦糖布丁吗?我给你带过去吧。”
  

   fuuuuuuuck!!!
   Loki站在衣柜前恨恨的抽出领带,咬牙切齿的瞪着它。这玩意儿怎么就不是根绳子——那种可以勒死那边站在客厅里打电话的金发壮汉、还能再勒死自己的那种。
  “很好,你怎么能这么没出息?怎么就不能果断一点?!”Loki系领带的手越来越急躁,而且他还控制不住的碎碎念。太没出息了你!
   Thor打完电话后就看见Loki一脸愤怒的扣着西装扣,要是他再继续生气那可怜的扣子就会被拽飞:“Loki!你....”
   伸手把Loki的手包住,顺带解救出那枚可怜的扣子。Thor悄悄瞥了Loki一眼,然后悄咪咪扣好;而Loki只是在瞪着两只交握的手,怎么还不松开!
   Thor清楚的记得两人单独相处的次数和场景,毕竟他老弟自初中后就不愿跟自己独处,而且他还记得Loki总说‘讨厌Thor’。后来老妈说这只是青春期的正常现象,还说他青春期也不是天天暴躁吗?
    眼前的Loki已经没有小时候可爱的、那种圆润的轮廓,现在的Loki变得帅气凌冽、矜持禁欲。可不知怎么的,Thor还是觉得Loki很可爱,就比如现在——不高兴,但没有推开自己。
   Thor想到这就控制不住的傻笑:“别生气了,吃个布丁吧。吃完我们就出发。”

   要是那些花痴知道堂堂odinson企业的CEO竟然有如此傻缺的表情会不会很失望?Loki发誓,他只是为了布丁所以才会变得开心。

   晚宴更像是家宴——在odinson家的后花园里的简易晚餐派对。但出于对来宾的尊敬,Thor和Loki身为小辈还是穿上较为正式的西装,他们的老爹和老妈却很随意。
    好吧,Loki觉得自己知道会是谁来了。“早知道就不换衣服直接来了。”Loki坐在位置上跟Thor抱怨,“你是不是拿我导师的幌子骗我来的?”
    Thor立即表示他的无辜:“绝对没有!Charles先生肯定回来,只不过....”
   “他丈夫也要来。”Loki翻了个白眼以表礼貌。
————————————————————————
彩蛋:
     每次输入“Loki他老哥”的时候,输入法就给我打出“Loki他老公”😂😂😂我觉得搜狗比我懂。
    写这一章的时候比较卡顿,就是对锤基和ec这两对安排上很纠结。所以就很拖了...

  
 
  
  
  
  
   
   
   
   
      
  
  

【盾铁】成熟人士的爱情故事

第二章    布鲁克林的衬衫
几乎所有人都在称赞他是个成熟稳重、值得依靠的好男人,但只有是Steve知道自己不是那样的人,完全不是。可惜没有人会相信他对自己的陈述。
————————————————————————
         布鲁克林有个美称:家之城。复杂并且毫无美感可言的建筑风格;杂乱无章但是意外的很有序的街道;偶尔来点充满意外的林荫小道,那里可能藏着写隐秘的酒吧或者小吃店。布鲁克林喜欢用这种大杂烩来招待每一位来宾,尽管它看起来有些野蛮——但是这种野蛮却能给你带来家的温暖。
       “不不不,它可不只是看着野蛮。”bucky嫌弃的瞥了一眼窗外——那里可以看到正在堵车的街道,“这些记者可真厉害,他们除了骗人过来旅游和糊弄政客还能干嘛?”
       这位略显粗壮的汉子把自己裹进毛毯里,很显然他是高估了自己的娇小程度,再加上中分半长发以及毛茸茸的胡子。嗯....卧倒的黑熊你们见过没?
    黑熊bucky占据的沙发紧靠着客厅的吧台,高度不够还真看不出他在跟谁说话。
     窸窸窣窣一阵响声,半个毛茸茸的头浮出台面:“虽然话说的很讽刺,但我不准备反驳你。你究竟有多久没有整理卫生了?”
    说罢Steve有些无奈的站起身,无比头疼的看着一堆发霉过期的面包。
     “别拿老妈的语气质问我好吗?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刚刚从芝加哥回来。”
     “......”您的好友向您递来专注并且认真的眼神。
     “好吧,我会把这些都处理好的Steve妈妈。”
      Steve把垃圾收进回收袋里,熟练打包靠墙放好:“bucky我真觉得nat知道你这样她真的能马上从纽约杀过来,我救不了你的。”
      bucky裹着毯子在沙发上蠕动翻身,有些悻悻的小声嘟囔:“她要是肯来就好了...”
     布鲁克林的秋天的冷冽更像是冬季的寒潮,bucky起身的时候狠狠的打了个冷颤。他有些嫉妒的冲着Steve叫到:“你竟然还能穿着衬衫,啧啧俊美肌肉男,之前你还是个豆芽菜的时候可不这样。”
     Steve对这种抱怨不予回应,他只是立起扫把,然后有些嘲弄的看着bucky,嘴角略微上扬薄唇微张....
 

  “okfine,你要是再拿我胖了20斤的事嘲讽我我们就绝交1小时。”

    秋天的布鲁克林适合吃点什么?两个单身糙汉都觉得没啥可挑的,一锅布鲁克林大杂烩就能完全应付一个寂寞寒冷的夜晚。
     bucky一边嗦一边感慨:“我刚刚还在说那个大杂烩,结果你就给我吃这个...真香。”
     Steve掰开面包沾了下汤汁,一口吞了才开口:“家里的食材只够做这个了。”
    “你打算什么时候回纽约,说是来取材取景找灵感三个月够用了吧?工作室那边没有你能行?”
    “是有点久了,我打算下周就回吧。”
   bucky盯着对面的人看了一会儿,有些犹豫的开口问道:“你上次见的那个姑娘怎么样,没有没继续联系了?”对天发誓,bucky不是个爱八卦的人,但是为了不让nat再逼他带Steve相亲......为这破事他急得头都快秃了!
         “之后见过几面,出来约了个饭....”Steve恰到好处的停当让bucky有些激动,“后来她顺利是应聘工作室并在那工作一周了。”
       bucky觉得就算自己头发茂密也得迟早掉光:“.....!老兄我给你介绍对象不是让你去招员工的好吗?”
       这种事真的很扯淡了,你见过介绍相亲然后变成招聘会现场的吗?bucky沉思了一阵突然恍然大悟——“原来你喜欢办公室恋情?!”
        来自Steve的一声叹息让最后的一点杂烩菜彻底冷掉了:“讲真的,你们不要让我去相亲了。现在工作室才步入正轨,有很多事情需要去筹办,我现在没时间去谈恋爱。”
      “嗯哼,这种话你从‘布鲁克林狂欢夜’一直说到现在。兄弟,我不认为你擅长说谎,你从那晚之后心事重重的样子可不像是假的。”
        bucky收拾好餐具一锅端起离开餐桌,快走到碗橱的时候回头看了Steve一眼——一个棕发碧眼的帅气肌肉男坐在你家餐桌旁沉思不语,要是他是在一个姑娘家就好了,而不是在这种糙汉的单身公寓里。
     自动洗碗机工作发出规律的震动声,还有玻璃杯的涮洗出的水流,再加一点墙壁挂钟的钟摆,它们就在这间小公寓里全方位的演奏着单身进行曲。
      “哦对了,你去客厅那边的窗户前站一下呗?”bucky突然说话把Steve拉回现实。
      “你有什么东西要拿吗?”Steve迈过地上散乱的CD盒,然后勉强把自己塞进沙发间的缝隙,无比纠结的凝视着窗台上厚厚的浮灰,“你这窗户很久没开过了....”
     “sorry啦,向外推能推开。”bucky双手支下巴看着老友费力的推窗,嘴角突然得意的上扬。
     窗子推开的时候灰尘胡乱飞舞,那真是看着让人头疼。Steve觉得刚刚自己认为他的好友家里还能有件艺术品的想法真是很愚蠢了——普通的窗子,没有隐藏墙壁上的画作或者挂壁,窗外能看到布鲁克林杂乱的风格建筑和萧瑟阴沉的宅街道。
     Steve听见bucky说这是面对曼哈顿的地方,虽然你根本看不到曼哈顿,但你确实在它的对面。尽管只能在地图上才能体现这种奇妙的距离,但Steve感觉到了什么...
      “我的老朋友,你现在就在它的对面。”
      “.......不,我没在他面前。”Steve.Rogers在他23岁的时候学终于会了撒谎,但事实证明他其实还有待修炼。
      bucky一看见他那个样子就一切了然。你看,有时候你根本就骗不了自己。
      “Steve,你得学着重新开始。也许有一天你会发现之前都是个梦。”
       然后梦醒了,什么也没了。Steve看着“曼哈顿的对面”,在心里默默的回答。
————————————————————————
彩蛋:bucky没少为Steve的相亲发愁,他最近愁的快头秃了。
        “bucky你要不去剃个短发?你最近掉头发太多....”
         “不了,你能接受单身我就能保全我的头发。”
          “.......”

     
    
     

      

【盾铁】成熟人士的爱情故事

第一章   曼哈顿的西装
Tony觉得对待感情磨磨唧唧的自己真的是逊爆了。当然这种话他肯定不会说出口的,毕竟他可是个stark。
————————————————————————
        曼哈顿是个富人窝,但这里也有求学气氛浓郁的大学城。铜臭搭配书香,这是曼哈顿的招牌套餐,复杂的美味感总是让人欲罢不能。
       如果再形象一点描述它,“嗯....在华丽别墅里生活的性感女学士?”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一阵,用实力演绎着无语凝噎。tony忍笑着继续胡扯:“怎么?你是没见过别墅还是没见过女学士?”
        “你怎么不问我是不是没见过性感的女....”
        “clint,你是从男校毕业的,能见到女老师都已经很不错了”tony把电话挪到另一只耳边,手上随意翻着刚刚秘书送来的文件,“在那儿待了两年,有没有男朋友给我见见啊?”
    “您能别放狗屁了吗?我是直的谢谢。我说要来曼哈顿是真的,不开玩笑。最近我在搞一个项目,就是之前说的那个地产,我打算去找你商量一下。”
   “然后打算在曼哈顿定居吗?”
   “差不多,如果项目妥了,以后就在这儿发展了。”
    Clint是tony在高中时期认识的网友,两人驴头不对马嘴的胡聊了三年,没想到这段“孽缘”竟然能够保持到现在。而且当时tony决定回去继承公司时,Clint还在向他抱怨就业不易——而现在他已经成了以为优秀的地产商,而且还变得日渐肥胖。
    tony正在感慨万千的时候,电话那头的Clint突然发声:“哎对了,你跟那个Steve还有联系吗?”
    冷不防被问了这么个问题,tony一时发僵:“什么?”
   “我记得你高中时期没少跟我叨叨那个人啊?天天Steve长Steve短的,现在没听你再说了,就有点好奇。”Clint是少数知道tony和Steve之间那些破事的外人,更要命的是他还特别爱八卦。
  得不到回应Clint也不在意,他自顾自说道: “你之前念叨的那个Steve,他全名是不是叫Steve.Rogers?”
   “.....你认识他?”
   “我不确定我见的是不是他,但是那个人确实跟你那张照片上的长得很像,但是吧....不是金发碧眼的样子。”
   tony也不知道会不会是他,他俩已经很久不联系了。对Steve.Rogers的印象还停留在那个瘦弱但倔强挺拔的背影,以及....
   那头的Clint还在叨叨:“等我到曼哈顿了你请我吃顿饭呗,为你的老朋友接个风?”
   “哪有让别人请自己吃饭的?你脸肯定又大了。”
   “你几亿身价我吃你几百,这要求很过分吗?”

Clint见到的会是那个Steve吗?tony也想见他一面,但是也不想。

    Stark总是无所不能,无论在是生意还是情感上,游刃有余才是一个合格stark应该有的样子。
    Tony还记得他老爹给他讲这段话时骄傲的样子,以及他优雅美丽的老妈听见后翻的那个完美的白眼。tony觉得他还是听他老妈多一点比较好。
    Tony以前从不觉得年龄有多重要。就好比之前的他比起西装革履的成熟稳重,更喜欢穿上工装裤和人字拖在自己家别院里修理机械。那时Tony的12岁,一心厌恶曼哈顿的富人习俗,向往着在布鲁克林的午夜街道肆意奔跑。肆意妄为、无所畏惧、敢爱....敢恨。
     Tony飞快的签好文件,钢笔在企业负责人那里留下流畅的轨迹。手边的咖啡杯已经没了热气,可那只不过是20分钟前才被秘书端进来的。
  坐在这里的人,是23岁的Tony.stark。他穿起了西装革履,偶尔还需要香水和发胶来修饰形象;他时常出现在曼哈顿的富人聚会,抓住一切机会为stark企业的融资扩展途径。他...学着不再幻想,学着遗忘布鲁克林的午夜街道。他还是肆意妄为,做事无所畏惧,只是他的敢爱敢恨已经变质。
  好吧,也不是那么无所畏惧。毕竟Tony有那么一点点的害怕再见到Steve的,就那么一点点。
stark企业在曼哈顿的分部公司地理位置奇好无比。只要你站在市中心的无论哪个位置,只要你抬头,你就能看见stark企业风骚的牌子。
stark企业站在曼哈顿的中心点,掌握着曼哈顿的金融脉络,所以运行着stark企业的CEO更是万众瞩目。他的一举一动不仅关乎经济动向,也能成为新闻头条,偶尔还有小报的桃色新闻。所以stark不能出错。
    所以,Tony.stark绝不能见到Steve.Rogers。
    Tony把已经完全凉透的咖啡一饮而尽,然后把杯子轻轻的放回原处。骨瓷磕在桌面上,发出了寂寞的声音。可这并不意味着Tony很寂寞,他可一点都不寂寞呢,真的。
  
————————————————————————
彩蛋:“你几亿身价我吃你几百很过分吗?”
         “兄弟我服你,你竟然还能吃几百的,真的很棒棒了。”
          “你再暗地里骂我能吃我现在就开车过来揍你。”

【盾铁】成熟人士的爱情故事

补设定:
Clint:纽约普通家庭出身。Tony在高中时期认识的网友,后来成了Tony的好基友。大学毕业由于找不到工作后来脑子抽筋去男校当老师(由于这件事,Tony一直开玩笑问他是不是gay),后来成为成功的房地产商。百分百直男,有女朋友的。八卦碎嘴,但是是个热心肠。(还有点胖)
———————————————————————————
①猩红和快银会以小盆友的角色出现,Peter的话到正段走完之后会出现的。(不是我不带他们玩(°ー°〃))
②妥妥的HE,可能中间有些剧情有些虐(可能,只是可能)只有一点点虐!真的!
③全部cp1v1!(°ー°〃)真的!

【盾铁】成熟人士的爱情故事

复习空档出来摸个鱼,把人物设定摆在这里供大家来捉虫,希望能得到你们对人设的修改意见。比较仓促,所以中间有很多缺漏🙏
———————————————————————————
tony:曼哈顿首富的独子。年少时期无比讨厌他老爸和自己的出身,性格也倔的一批。成年后接任stark企业成为挂名CEO。个人无比热爱科研,但是却没法走这条路,tony觉得很委屈了。
Steve:布鲁克林某孤儿院收养的孩子。初中之前有名的“布鲁克林小豆芽”,正直认真坚毅。学习优异,很有艺术天赋,一直梦想着办自己的画展。初中后努力健身变身成“八尺壮汉”(抱歉我写到这里真的很想笑了),继续为实现自己的梦想和工作室而努力着。
bucky:和Steve一个孤儿院出身,Steve的发小。6岁的时候就会送小姑娘糖果来换取和她去公园的机会,初中和高中时期也没少让Steve当僚机去撩妹。大学时期找了份健身教练的兼职,之后一直做到毕业。
natasha:和Steve、bucky一个孤儿院出身。从小就是高冷的女王范,寡欲少语所以江湖人称“寡姐”,其实人很和善啦(除非你惹她)、心细温柔(偶尔才会表露)、落落大方(醉酒后很精彩)。脑子很灵光,毕业后在神盾投行工作,性感的通勤ol。
Loki:odinson家族的二公子。高中的时候作为交换生到tony的高中,和Tony从互相看不顺眼到成为“闺蜜”。无比“讨厌”他哥哥,所以千方百计逃开他。脑子很活泛,毕业后去了神盾投行实习,(实习体验感极差),之后回到了odinson企业。
thor:odinson家族的大公子,odinson企业的继承人。高中时期作为交换生到Steve的高中,和Steve在一个橄榄球对认识,顺便和bucky认识了。无比喜欢他弟弟,一直都很困惑他弟为啥讨厌他。虽然看着五大三粗的,但脑子意外的很好使(可能是长得帅吧),毕业后一直在odinson企业。
Eric:X钢材建筑公司的CEO,老牛了。纽约上层知名的体面人,做事果敢但手段蛮毒的。和stark企业有长时间的合作关系,之前也见过Tony几面。和某知名大学教授兼学者结婚5年了。
Charles:公立大学教授,知名心理学学者。为人低调,但是由于他的美貌,让他没办法低调。追求者众多,即时结了婚也没办法削减这个人数。(其实人可调皮了,他丈夫真拿他没辙。)
局长:(其实该叫他行长)神盾投行行长。和Steve是忘年交,在Steve的求学和工作室上都有资助。“我不说你肯定猜不出他是干吗的”系列代表人物,毕竟是motherf....
寇森:Steve的忠实粉丝,在高中时期更是变本加厉。毕业后在神盾投行工作,后来果断跳槽去了Steve的工作室。
佩吉:tony的教母,已婚。跟Steve之间有过一段没什么实际进展的“禁断情”。
Bruce:知名的科研学者。和Tony是大学同学兼室友,但是和loki确实处不来(博士表示不知道为啥)。老实人,但是生气起来蛮可怕的。和寡姐之间有过一段暧昧关系。毕业后作为自由科研学者为stark企业提供技术指导。
———————————————————————————
①tony和Steve之间差三岁。
loki和thor同岁
Erik和Charles差5岁(总裁的小娇妻?(≖_≖ ))
寡姐和冬兵同岁
②背景架空。
   时间线有两条:一条是初中到大学,
                            一条是毕业后的社会人士。
   情感线各cp间只有1v1。

 

【盾铁】占tag抱歉,但是我不是来咸鱼的

最近考试周好忙 ,但是满脑子骚想法我不能不说🌚下面来讲一下脑洞哈:
tony和Steve是中学时期认识的,但是只是同校还是跨年纪,所以两人并没有什么交集,对彼此只是有所耳闻。
12岁tony是一个皮的不行的学弟,15岁的Steve是一个老实本分优秀的学长;
tony是曼哈顿富人家的公子,但同时也无比中二的厌恶自己的老爸、钱、地位啊balabala的;Steve是布鲁克林来的穷小子,努力学习为了奖学金和未来的生活奋斗。
在公立的贵族学校,像Steve这样的保送生总是会被欺负,但Steve可不一样,他用实际的行动改变了别人对自己的看法,但他帮不了其他的贫困生;tony知道Steve的光辉事迹但也没啥反应,但是在某次目睹欺凌现场时出手相助了一下下。
tony和Steve因此认识了对方,也有了交流。之后的相处也让对方成了自己的知己。此处就是纯洁不做作的社会主义兄弟情。
之后的高中两人短暂的分离,但是两人还是努力的去联系对方。到了大学,因为两人志向不一样,所以没有上同一所大学,tony之后还出国了几年,而Steve留在了纽约。
时差,但是没差。tony率先明白自己的感情跑偏了,但他没有羞耻和难做,他不确定Steve对自己是什么样的感情,但他不会去试探的,那样太不stark了。Steve感情深沉而内敛,不会轻易说爱,对tony更是如此。
所以两个人在彼此心照不宣中度过了时差10小时的时光。
tony回国后霍爹突发疾病,所以公司家里的屁事搅得他无心处理个人情感问题,而Steve在工作室的筹建工作上也是焦头烂额的,所以两人也没办法怎么细聊。
但在缓慢流逝的时间中,有些爱和情根本无需细说,“只要你唤我来,我这就来会来。马上,很快的。”
成熟人士的恋爱,用得着那么激动吗?
你别说,还真得那么激动。tony在27岁生日的第二天躺在床上腰酸背痛的时候情不自禁的骂了出声。
———————————————————————————
①中间有两人走火的情节💁偷尝禁果的小处男们你懂的
②正文主讲剧情,彩蛋番外会有肉的
③副cp会有ec、冬寡、锤基,其他角色穿插出现
④大概是中长篇等我考完试就来更💪💪💪💪

回笼


【脑城主线线索】
●机甲士(allowen.轻制反装甲两足式战士体.退役.艾罗文)
●机械士(阿亨.comprohension.辅助服务型数据存储器.两足式)

——————————————————————————————
引言:在战场上奋战是荣耀,在战场外奋斗是骄傲,无论坐标何方,我们都要尽力高尚的存在着。
——————————————————————————————

      脑城的中心区是块风水宝地,换句话说就是那种地价昂贵但是独享资源的城区。这里车流纵横、人头攒动,这里有最稀有的矿石原本以及上好的机甲零件。货品交易瞬时完成,只消你轻轻眨眼就是巨额资金流动的令号。裸露在建筑外的货品输送带蜿蜒在城区之间,轨迹不一色彩不同,倒悬在输送带的集装箱有条不紊的沿轨迹游动,迅速繁乱的场景倒像是狂乱艺术家的灵魂摆渡。
    你猜这里叫什么名字?这里被称作aliga——圣女的眼眸。“白天里的美好和平,在夜晚也是静谧美妙。”以这样的祈愿,aliga被赋予了脑城护城战队的守卫。无处不在的天眼和天罗地网般的巡守线埋藏在拥挤耸立的建筑下,更不要提覆盖全中心区的粒子反防防护层的镇守,用尽心思的设计建设造就了脑城最后的“净土”。没有犯罪、没有黑暗的乌托邦。

      “啊....说是这样说的,但其实,你懂的。”阿亨使劲把刚刚听人讲故事歪掉的头拧正了,脖颈处的机械零件碰出清脆的响声。圆润的眼睛眨巴眨巴配合电子显示的嘴型竟有些可爱的模样:“不过也没必要过于担心啥的,这时候干做出违规的事情怕不是不想活了。”
      “大家都懂。对了你昨天不是去了城郊那边,看到万国城的使者了吗?”酒客仰头嘬了一口,砸吧砸吧嘴对今天的特调机油饮品表示赞许。
     “哎哎哎!话不要乱说!你哪只眼看到我去了那边了”阿亨老板优雅的翻了个白眼,圆溜溜的眼睛看着竟有些俏皮的意味。
     “你还狡辩呢,allowen都告诉我们了”
      “!!!!”

      在吧台椅子上端坐的机甲调酒生的金属面罩始终保持面无表情的状态,但电子眼快速掠过的光芒显出了一丝丝的得意。
      阿亨咬了咬牙,暗地里对他比了个中指,但面上还是一副胡乱狡辩死不承认的样子:“他瞎说的,你脑子怕不是不中用了,宁愿相信一个没出过门的破铜烂铁,也不相信我???”
     酒客嘿嘿傻笑一阵,结果酒杯闷头灌了一大口说:“你别那么紧张嘛~我也就随口胡说别放心上。”
     “你最好是这样,我可不想再去跟监管者那群狗腿子喝茶了。”
     “‘狗腿子’是啥?”
    “额.....中文的俚语?”

      阿亨自认为是个安分守己的人,生存在乱世、能过苟且偷生、甚至还活得不错,这些已经是自己能做到的极限了。更别提自己还是一个被“废弃”的机械士...想起曾经,阿亨还是很难做到淡然,可能..
      “我给你讲了多少次不要把我的事儿跟别人乱讲,大兄弟你是个高等智能机器人,我想你知道隐私对你的契约者是个很重要的东西好吗?”
      阿亨老板再次进行维权反抗,当然,面对着一张永远不会有表情的铁面再怎么激烈的情绪也会变得相当脱力。
      “我知道。”
      “okokok very ok!你不用再狡辩了我知道你不知道,另外不要再私自篡改契约程序了,万一哪天你又死机了又得送去维修。”
       “我的自带程序里没有要求我隐瞒契约者的隐私的命令。”
        “!!这能叫隐瞒吗?!这叫保密好吗?!!如果你不想再被那群讨厌的狗x人士拖去检修你就别狡辩了。一星期三四回我真是受不了了!!!”
      “是一星期七次。”
      “.....你休眠吧憋吱声了。”

          所以你看,面对这样一个不讲道理还胡搅蛮缠的机器人,谁能淡然???
          “当初在垃圾场里看到的你还不是这样呢....”阿亨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表示深深的怀念。
        “ 当时是我程序故障所以....”
        “闭嘴。”

占tag抱歉抱歉抱歉( ´゚ж゚` )

就是突然想起来一个小脑洞:
“你说那些上天入地的超级英雄们,在面对死亡的时候也会觉得害怕吗?”
“我讨厌‘超级英雄‘这个名号,这根本就是假的。以为自己拥有神力,能够拯救苍生,但其实他们连自己都救不了!!”

先放这里然后溜了溜了( ´゚ж゚` )

【脑城】

【分支】
【脑城主线线索】
●机甲士(allowen.轻制反装甲两足式战士体.退役.艾罗文)
●机械士(阿亨.comprohension.辅助服务型数据存储器.两足式)

      引言:在战场上奋战是荣耀,在战场外奋斗是骄傲,无论坐标何方,我们都要尽力高尚的存在着。
      脑城的中心区是块风水宝地,换句话说就是那种地价昂贵但是独享资源的城区。这里车流纵横、人头攒动,这里有最稀有的矿石原本以及上好的机甲零件。货品交易瞬时完成,只消你轻轻眨眼就是巨额资金流动的令号。
      裸露在建筑外的货品输送带蜿蜒在城区之间,轨迹不一色彩不同,倒悬在输送带的集装箱有条不紊的沿轨迹游动,迅速繁乱的场景倒像是狂乱艺术家的灵魂摆渡。
       你猜这里叫什么名字?这里被称作aliga——圣女的眼眸。“白天里的美好和平,在夜晚也是静谧美妙。”以这样的祈愿,aliga被赋予了脑城护城战队的守卫。无处不在的天眼和天罗地网般的巡守线埋藏在拥挤耸立的建筑下,更不要提覆盖全中心区的粒子反防防护层的镇守,用尽心思的设计建设造就了脑城最后的“净土”。没有犯罪、没有黑暗的乌托邦。

     “啊....说是这样说的,但其实,你懂的。”
     阿亨使劲把刚刚听人讲故事歪掉的头拧正了,脖颈处的机械零件碰出清脆的响声。圆润的眼睛眨巴眨巴配合电子显示的嘴型竟有些可爱的模样:“不过也没必要过于担心啥的,这时候干做出违规的事情怕不是不想活了。”
     “大家都懂。对了你昨天不是去了城郊那边,看到万国城的使者了吗?”酒客仰头嘬了一口,砸吧砸吧嘴对今天的特调机油饮品表示赞许。
     “哎哎哎!话不要乱说!你哪只眼看到我去了那边了”阿亨老板优雅的翻了个白眼,圆溜溜的眼睛看着竟有些俏皮的意味。
     “你还狡辩呢,allowen都告诉我们了”
     “!!!!”

     在吧台椅子上端坐的机甲调酒生的金属面罩始终保持面无表情的状态,但电子眼快速掠过的光芒显出了一丝丝的得意。
     阿亨咬了咬牙,暗地里对他比了个中指,但面上还是一副胡乱狡辩死不承认的样子:“他瞎说的,你脑子怕不是不中用了,宁愿相信一个没出过门的破铜烂铁,也不相信我???”
     酒客嘿嘿傻笑一阵,结果酒杯闷头灌了一大口说:“你别那么紧张嘛~我也就随口胡说别放心上。”
    “你最好是这样,我可不想再去跟监管者那群狗腿子喝茶了。”
    “.....‘狗腿子’是啥?”
   “额.....中文的俚语?”

我就给你讲个故事【原创】

【脑洞的产物】
【真的没啥营养含量】
【自娱自乐】
  
    第一天      无价废品
          少年觉得自己有些倒霉。虽然对外在环境从没有过分要求什么,但是这次他不得不承认——这会真的载了。
  “哎呀!!你怎么不看着点啊!锅里东西要熟了!!快捞出来啊!”
  “快快快!!我的布料到货了你去楼下签收一下!签怀特小姐就好!”
  “培根要软软的、土司只要稍微焦一点、酱要柜橱第三层左到右第五瓶。啊!我还要吃水果,就把储物间里的橙子切两个、不要有机的一般普通的那个在冷冻的那堆....”
  “哎呀呀!!我还有十点的戏剧表演呢!你快点去把我的礼服熨下!!”
  “你@#%*....”
  如果这些聒噪的声音由少女或者少妇发出的,倒也让自己觉得有种新婚早晨的温馨...不不不那也不会有的!太吵了吧!关键是!关键是这种噪声!是从一个生命值80的老太婆制造出的!不是说好了生活不能自理独居老人吗?
  当时看到招聘信息的时候还感觉蛮惨的,一方面是为了自己的社会实践成绩;另一方面3000甲欧报酬对于一个穷学生而言就是五个月的生活费(可以胡乱花销的那种)。超值!
  其实最深处的打算,也是对罕见的纯种人类的好奇心。作为历史学院的半机械人研究学士,从书中研读的历史让自己无比好奇“人”这个种族的存在。如今可以近距离观察——活的、稀有的、纯种人类!太值了!
  但是....
  历史文献里可没有说人类这种生物这么能吵的啊!!而且还是那种寿命将至的年纪!!他们是越陈旧越精神的吗?!更严重的问题是,人类这种生物,不仅爱吵吵而且事也太多了吧!
  没错,少年颇为无奈的扶额,在面前几乎是闪现的老太婆就是“怀特小姐”,而此时她正在为自己细细的描眉。面前瓶瓶罐罐的名贵罕见的护肤品、排列整齐的一众明媚色调的口红、梳妆台旁悬挂着的宝石配饰...
  衣架模特纤细的腰身上搭配低调的琥珀细链,耳钉耳环迎合状的微微摇动。“怀特小姐”对自己的妆容十分满意,左看右看的欣赏,梨花香膏随着体温缓缓发散香气...
  讲真的,如果不是沙发上的拐杖和貂毛披肩以及餐桌上的老年补充剂,这绝对的少女无疑了。
  少年听着“怀特小姐”悠闲的哼着小曲儿深深地叹了口气...这不是生活不能自理,只是想找个仆人吧,毕竟天天忙于这些东西确实没什么时间做家务。认命的围上围裙,少年系上头巾的时候瞥见了柜橱上静置的机甲原件.....机甲原件??!
  “哎?!你怎么还不去啊?”怀特夫人优雅的踏下楼梯,一边歪头扣上耳环扣。说罢随着少年的视线看去——陵状的金属板微微亮着湛蓝色的光,烫金勾芡的文腾象征着原件曾经属于顶级机甲部队的高级将领。只要稍微凑近,就可以看到深浅不一的划痕以及一道骇人的刀痕。
  少年心里的震惊不是一星半点的,尽管早知道这栋房子的上下里外都是可以称得上史前古董,但是没有想到这里还有此等物价之宝!顶级机甲原件!还是从战甲的躯体上卸下的!
  “这这!!这是从哪来的?!”少年也顾不上此时自己的形象有多么滑稽,猛的转身一脸震惊的颤抖着手指着那个无价上品。
  对于一个脑城城际历史研究所的新晋学士,战前历史可以说是神圣的传说,虽然导师一直不让自己的学生翻阅关于任何相关文论,只准许对战前的遗留物品进行监测研究。对这种战前机甲!没错!!这种只存在历史讲解节目的三维导图和博物馆内的壁画上的圣物!!竟然就在眼前??我的天啊!
  少年此时只觉得幸运的不行!聒噪和劳累算什么!!
  相比少年的激动难耐,怀特夫人只是随意的说:“哦~那个啊,废品而已。”
  “什么??是....仿品?”少年有些难以置信,这种反应让他好慌张,怎么能对这种上品那么冷漠?
  怀特夫人收回视线,理了理衣摆。小声喃喃道:“可不是么,废品。”说
  罢她直视少年的眼睛,无比真挚的问:“无价上品,也只是因为它曾是可以称为无价上品的事物的一部分不是吗?我一直是这么想的。如果它离开了,不就是废品吗?不论做工多么精细,它的魂已经没有了,不就是废品么?”
  少年不解的回答:“这是两种不同的概念,无论它属于过谁,只要它从历史中残留下,就可以称之为无价了。”
  怀特夫人叹了口气:“你们呐,尤其是半机械人,继承的历史都是被脑城的机甲协会的那帮混蛋刻意删减的。你是那边研究所的学士,他们自然会让你们看到神圣和光荣。不过也是啦,为了己方的发展也是无可厚非,灰色的把戏嘛,都可以的。”
  “?!这是什么意思?”少年有些震惊,这信息量也太大了吧!“我不太明白.....”
  “没什么啦,话说你不去给我签包裹吗?!都这个点啦!!!我一会儿就要出门啊!快快快!!”怀特夫人似乎无意纠缠这个话题,话锋一转就立刻尖叫起来,又恢复了爱吵吵的样子,以更速度的闪现消失在少年眼前。
  “哎??什么?”少年一脸懵逼的被推到门口,身后响起欢快的歌声,怀特夫人对着镜子认真的练习着。
  认真的模样,就好像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下。
  屋外被迅递机放好的包裹等着主人签收,慌慌张张的迅递机飞出街区是不小心与同事撞上,两个矮胖的机器人肚子屏幕上打出“˚‧º·(˚ ˃̣̣̥᷄⌓˂̣̣̥᷅ )‧º·˚”嘤嘤嘤的交流着。这样的插曲在一个繁忙的十字路口确实不太显眼,悬浮游动的交通工具、快步走过的行人、电子音乐组成的吆喝声几乎要淹没这一片群居楼。
  少年取包裹时认真的看着这个嘈杂的路口,只消抬个头就能看到物种生活区的围墙外,是一丛丛拔地而起的金属建筑,闪耀着骄傲的金色,顶入天际的那部分撰入的文腾和那片机甲原件上一模一样。
  虽然原件上的那一版文腾算是初版,但是其中的价值是无可比拟的...好吧,在这个时代。少年有些认输的这样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