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木南

我就给你讲个故事【原创】

【脑洞的产物】
【真的没啥营养含量】
【自娱自乐】
  
    第一天      无价废品
          少年觉得自己有些倒霉。虽然对外在环境从没有过分要求什么,但是这次他不得不承认——这会真的载了。
  “哎呀!!你怎么不看着点啊!锅里东西要熟了!!快捞出来啊!”
  “快快快!!我的布料到货了你去楼下签收一下!签怀特小姐就好!”
  “培根要软软的、土司只要稍微焦一点、酱要柜橱第三层左到右第五瓶。啊!我还要吃水果,就把储物间里的橙子切两个、不要有机的一般普通的那个在冷冻的那堆....”
  “哎呀呀!!我还有十点的戏剧表演呢!你快点去把我的礼服熨下!!”
  “你@#%*....”
  如果这些聒噪的声音由少女或者少妇发出的,倒也让自己觉得有种新婚早晨的温馨...不不不那也不会有的!太吵了吧!关键是!关键是这种噪声!是从一个生命值80的老太婆制造出的!不是说好了生活不能自理独居老人吗?
  当时看到招聘信息的时候还感觉蛮惨的,一方面是为了自己的社会实践成绩;另一方面3000甲欧报酬对于一个穷学生而言就是五个月的生活费(可以胡乱花销的那种)。超值!
  其实最深处的打算,也是对罕见的纯种人类的好奇心。作为历史学院的半机械人研究学士,从书中研读的历史让自己无比好奇“人”这个种族的存在。如今可以近距离观察——活的、稀有的、纯种人类!太值了!
  但是....
  历史文献里可没有说人类这种生物这么能吵的啊!!而且还是那种寿命将至的年纪!!他们是越陈旧越精神的吗?!更严重的问题是,人类这种生物,不仅爱吵吵而且事也太多了吧!
  没错,少年颇为无奈的扶额,在面前几乎是闪现的老太婆就是“怀特小姐”,而此时她正在为自己细细的描眉。面前瓶瓶罐罐的名贵罕见的护肤品、排列整齐的一众明媚色调的口红、梳妆台旁悬挂着的宝石配饰...
  衣架模特纤细的腰身上搭配低调的琥珀细链,耳钉耳环迎合状的微微摇动。“怀特小姐”对自己的妆容十分满意,左看右看的欣赏,梨花香膏随着体温缓缓发散香气...
  讲真的,如果不是沙发上的拐杖和貂毛披肩以及餐桌上的老年补充剂,这绝对的少女无疑了。
  少年听着“怀特小姐”悠闲的哼着小曲儿深深地叹了口气...这不是生活不能自理,只是想找个仆人吧,毕竟天天忙于这些东西确实没什么时间做家务。认命的围上围裙,少年系上头巾的时候瞥见了柜橱上静置的机甲原件.....机甲原件??!
  “哎?!你怎么还不去啊?”怀特夫人优雅的踏下楼梯,一边歪头扣上耳环扣。说罢随着少年的视线看去——陵状的金属板微微亮着湛蓝色的光,烫金勾芡的文腾象征着原件曾经属于顶级机甲部队的高级将领。只要稍微凑近,就可以看到深浅不一的划痕以及一道骇人的刀痕。
  少年心里的震惊不是一星半点的,尽管早知道这栋房子的上下里外都是可以称得上史前古董,但是没有想到这里还有此等物价之宝!顶级机甲原件!还是从战甲的躯体上卸下的!
  “这这!!这是从哪来的?!”少年也顾不上此时自己的形象有多么滑稽,猛的转身一脸震惊的颤抖着手指着那个无价上品。
  对于一个脑城城际历史研究所的新晋学士,战前历史可以说是神圣的传说,虽然导师一直不让自己的学生翻阅关于任何相关文论,只准许对战前的遗留物品进行监测研究。对这种战前机甲!没错!!这种只存在历史讲解节目的三维导图和博物馆内的壁画上的圣物!!竟然就在眼前??我的天啊!
  少年此时只觉得幸运的不行!聒噪和劳累算什么!!
  相比少年的激动难耐,怀特夫人只是随意的说:“哦~那个啊,废品而已。”
  “什么??是....仿品?”少年有些难以置信,这种反应让他好慌张,怎么能对这种上品那么冷漠?
  怀特夫人收回视线,理了理衣摆。小声喃喃道:“可不是么,废品。”说
  罢她直视少年的眼睛,无比真挚的问:“无价上品,也只是因为它曾是可以称为无价上品的事物的一部分不是吗?我一直是这么想的。如果它离开了,不就是废品吗?不论做工多么精细,它的魂已经没有了,不就是废品么?”
  少年不解的回答:“这是两种不同的概念,无论它属于过谁,只要它从历史中残留下,就可以称之为无价了。”
  怀特夫人叹了口气:“你们呐,尤其是半机械人,继承的历史都是被脑城的机甲协会的那帮混蛋刻意删减的。你是那边研究所的学士,他们自然会让你们看到神圣和光荣。不过也是啦,为了己方的发展也是无可厚非,灰色的把戏嘛,都可以的。”
  “?!这是什么意思?”少年有些震惊,这信息量也太大了吧!“我不太明白.....”
  “没什么啦,话说你不去给我签包裹吗?!都这个点啦!!!我一会儿就要出门啊!快快快!!”怀特夫人似乎无意纠缠这个话题,话锋一转就立刻尖叫起来,又恢复了爱吵吵的样子,以更速度的闪现消失在少年眼前。
  “哎??什么?”少年一脸懵逼的被推到门口,身后响起欢快的歌声,怀特夫人对着镜子认真的练习着。
  认真的模样,就好像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下。
  屋外被迅递机放好的包裹等着主人签收,慌慌张张的迅递机飞出街区是不小心与同事撞上,两个矮胖的机器人肚子屏幕上打出“˚‧º·(˚ ˃̣̣̥᷄⌓˂̣̣̥᷅ )‧º·˚”嘤嘤嘤的交流着。这样的插曲在一个繁忙的十字路口确实不太显眼,悬浮游动的交通工具、快步走过的行人、电子音乐组成的吆喝声几乎要淹没这一片群居楼。
  少年取包裹时认真的看着这个嘈杂的路口,只消抬个头就能看到物种生活区的围墙外,是一丛丛拔地而起的金属建筑,闪耀着骄傲的金色,顶入天际的那部分撰入的文腾和那片机甲原件上一模一样。
  虽然原件上的那一版文腾算是初版,但是其中的价值是无可比拟的...好吧,在这个时代。少年有些认输的这样想着。
  
  
  
  
  

评论

热度(2)